苹果文学

字:
关灯 护眼
苹果文学 > 三国:我退隐后,大汉倾覆,曹操慌了 > 第20章 曹操:容我考虑一二

第20章 曹操:容我考虑一二


  曹昂,又一个因为萧寻的穿越而改变命运的人。

历史上的曹昂是和典韦还有曹安民一起战死在宛城的,但是因为萧寻的存在,导致张绣在降了之后并没有找到反叛的理由,曹昂自然也不会因为把马让给曹操而死。

曹操听到郭嘉这么说的时候,面色一下就变得严肃起来。

曹昂是他的长子,虽然不是嫡子,只是庶妻所生,但庶妻早死,一直都是正室丁氏抚养,说是曹操的嫡长子也不为过。

而曹操也很喜欢曹昂,二十岁就被举孝廉,分明是重点培养的意思。

之后曹操不管做什么,几乎都要把曹昂带在身边,亲自调教,所以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曹操已经把曹昂当成继承人来培养了。

在原本的历史上,曹丕之所以能够继位,并不是说他的个人能力有多强,而是因为曹昂早死。

曹昂不死,不管是从法理还是能力方面,都能轻松碾压曹丕。

曹操作为父亲,心里更是早早就有了决断,从建安二年(公元197年)开始,就把曹昂带在身边,悉心培养。

从197年到208年,整整十一年的时间,就算曹昂只是中人之姿,在曹操的耳濡目染之下,也必然能学到许多东西。

这么长时间的积累和沉淀,曹昂全面压制曹丕,一点悬念都没有。

更何况自古以来都是立长立嫡,立贤立幼那种举动都是取乱之道。

看看袁绍三个儿子的情况就知道了。

所以曹操一直以来都把大量的心血倾注到了曹昂身上,虽然没有明说,但大家都能看出来曹昂就是曹操的继承人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曹操对曹昂和萧寻义结金兰这件事,才会生出几分犹豫。

无他,只因为萧寻太强了,也太厉害了。

就算是曹操,都不敢说能完全压制住萧寻,尤其是萧寻在军中的威望,简直可怕!

如果这个时候再让曹昂和萧寻义结金兰,等于用曹昂的身份稳固萧寻的地位,这对萧寻来说是巨大的加成。

哪怕现在的萧寻没有任何官职在身,也没有任何人再能撼动他的身份。

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。

在赤壁的时候,萧寻只是前将军,就敢当面跟他顶撞了,若是突然得到如此巨大的加成,他怕不是能把天都给掀开!

所以哪怕曹操明知道曹昂在各方面都不如萧寻,和萧寻义结金兰其实是高攀了,但他心里还是不太情愿。

“奉孝,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?”

郭嘉解释道:“丞相,昂公子跟随丞相十余年,东征西讨,颇有丞相之风,奈何昂公子长期受到丞相庇佑,故而长于政事却短于战事,而萧寻却刚好相反,长于战事,不喜政事,如果昂公子能和萧寻义结金兰,那萧寻必然会对昂公子全力辅佐,对昂公子将来的发展,大有益处!”

曹操微微点头,“若是子脩能得到萧寻的全力辅佐,倒也是一件好事。”

郭嘉继续说道:“如今萧寻虽然辞官离去,但在我看来,此举并非萧寻真心,若是丞相愿意让昂公子与他义结金兰,定能让其安心,他日丞相遇到难以决策之事,也可借昂公子之口问计于萧寻,如此丞相不必恢复萧寻官职,也可得到他的效忠,何乐而不为也?”

曹操有些心动了。

他和萧寻之间的问题就在于谁都不肯低头。

他堂堂大汉丞相,雄踞北方,为什么要对萧寻这么低三下四?

萧寻作为穿越过来的人,对曹操本就没有太多的敬重,哪怕十几年过去,心里想的依旧是返回现代社会,享受生活,自然不会把曹操当成真正的主公,最多就是老板。

如今萧寻更是受到了关羽的启发,铁了心要走关羽的路,就更不可能主动跟曹操认错了。

所以两人之间必须要有一个纽带来维持关系,而曹昂,就是最好的选择。

只是……

曹操是真的担心萧寻做大,难以挟制。

“奉孝言之有理,不过这件事毕竟于子脩有关,我还是要问问他的意见。”

曹操找了一个理由把郭嘉打发走,然后又把程昱叫了过来。

曹昂拜师萧寻,事关重大,曹操不可能只听郭嘉的意见,总得问问其他谋士,程昱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

虽然程昱这十几年的表现不尽如人意,但曹操能看出来,程昱对他还是很忠心的,就是有点公私不分。

公私不分也刚好,因为他现在就是想听到一些萧寻的坏话。

程昱进入曹操营帐,“拜见丞相!”

“仲德不必多礼!来!坐吧。”

等程昱坐下之后,曹操就直接进入主题。

“仲德啊,奉孝劝我,让子脩和萧寻义结金兰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程昱露出惊讶之色,急忙起身说道:“不可!万万不可啊!丞相!”

“哦?”

曹操表面上露出不解的表情,但心里已经暗喜起来。

“仲德为什么这么说?萧寻的本领有目共睹,子脩虽然有些谋略,但和萧寻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,严格说起来,还是子脩高攀了。”

程昱解释道:“丞相,昂公子身份特殊,让是让他与萧寻义结金兰,等于是给了萧寻另外一层身份上的加持,恐怕会让萧寻本就嚣张的气焰,更加难以压制!

此次赤壁之战,萧寻多次与丞相公然作对,更是不经过丞相同意就擅自放走了关羽,若是让昂公子与他义结金兰,那他只会更加嚣张,假以时日,恐怕连丞相都不放在眼里了!”

曹操点头,“仲德言之有理,我亦有此担忧,所以才没有答应奉孝,特意把你叫过来商量。”

程昱再次表态,“丞相,我认为这件事不需要商量,萧寻已经如此狂妄,丞相不惩罚他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,怎么还能让昂公子与他义结金兰?”

“嗯,你说得也有道理,但如果不让子脩与他义结金兰,若是我遇到问题需要萧寻出谋划策,又该怎么办?总不能让我亲自去找他吧?”

“那自然不能!”

“对啊,萧寻狂妄,我怎么能去找他?可若是少了他的谋划,总觉得不太舒服。仲德,你可有办法?”

“这……”

程昱露出为难的表情,犹豫片刻之后说道:“丞相不止有昂公子,还有……还有丕公子,何不,何不让丕公子……”

“嗯?”

不等程昱说完,曹操的脸色就再次变得严肃起来,冷冷地看向程昱,吓得程昱后背生汗,剩下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。

“算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

曹操盯着程昱看了几秒,最终还是摆摆手,选择了无视。

程昱竟然想让曹丕和萧寻义结金兰?

莫不是说他已经做出了选择,打算暗中支持曹丕?

还是单纯地要跟萧寻作对?

曹操眉头紧皱,不过程昱这这番话也确实给了曹操一个提醒,若是让他其他儿子抓住机会和萧寻义结金兰,必然会对曹昂产生威胁。

巨大的威胁!

甚至不用义结金兰,只要和萧寻走得近一点,曹操都会觉得不安。

可真让曹昂和萧寻义结金兰,曹操又觉得不妥,总感觉这么做是跟萧寻低头了一样。

真是纠结啊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